某市毗邻核电站地区2015~2017年围生儿出生缺陷现状分析

程晋鹏 郑雪婷 刘然然 江石丰 黄丽芳 余青青 欧频 李昱丞 张惠英

引用本文:
Citation:

某市毗邻核电站地区2015~2017年围生儿出生缺陷现状分析

    通讯作者: 程晋鹏, hzzfchengjp@sina.com

Birth defects among perinatal infants in a city near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from 2015 to 2017

    Corresponding author: Jinpeng Cheng, hzzfchengjp@sina.com ;
  • 摘要: 目的 调查并分析广东大亚湾核电站运行后周围50 km惠州辖区内环境γ辐射水平和围生儿出生缺陷的发生情况。 方法 以广东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为圆心,按半径范围分为0~20 km、20~30 km、30~40 km、40~50 km(各区间不含下界)等4个环形调查区。收集2015~2017年各调查区内环境γ辐射的累积剂量和围生儿出生缺陷资料,分析不同年份、不同距离的出生缺陷发生率及其顺位。采用方差分析比较不同距离内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之间的差异,采用χ2检验对不同年份、不同距离出生缺陷率的差异进行比较。 结果 2015~2017年环境γ辐射年累积剂量为(2.00±0.20) mSv,各调查区之间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收集到围生儿58 999名,有出生缺陷的患儿691例,出生缺陷总发生率为117.12/万。不同年份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2015年最低(74.86/万),2017年最高(139.92/万),各年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5.807,P=0.000)。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40~5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高(158.81/万),30~4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低(80.56/万),各调查区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3.622,P=0.000)。出生缺陷前5位的疾病依次为多指(114例)、先天性心脏病(102例)、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75例)、马蹄内翻足(31例)和胎儿水肿综合症(23例)。 结论 调查区域环境γ辐射水平较稳定,围生儿出生缺陷发生率在广东省内处于一般水平,出生缺陷发生率和顺位的变动属于自然变动。
  • 图 1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和不同距离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Figure 1.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among different years and within differe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表 1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a$\scriptstyle \bar x \pm s$, mSv)

    Table 1.  The accumulated dose of environmental gamma-radiation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时间(年)调查区范围b(km)合计FP
    0~2020~3030~4040~50
    20151.81±0.121.96±0.112.10±0.141.98±0.192.00±0.172.3000.104
    20161.77±0.111.99±0.112.15±0.142.08±0.162.06±0.172.1900.107
    20171.78±0.181.93±0.182.04±0.251.89±0.211.93±0.221.1450.352
     注:表中,a:未扣除宇宙射线;b:各区间不含下界。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围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Table 2.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among different year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时间
    (年)
    围生儿数(名)出生缺陷总数(例)出生缺陷发生率
    (/万)
    χ2P
    201515 89611974.8635.807<0.001
    201620 019249124.38a
    201723 084323 139.92a, b
    注:表中,a:与2015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21.425、35.546,均P=0.000);b:与2016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978,P=0.160)。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Table 3.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within differe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调查区范围a(km)围生儿数(名)出生缺陷
    总数(例)
    出生缺陷发生率(/万)χ2P
    0~20 5154 4893.13b63.6220.000
    20~3015 51114392.19b
    30~4013 90211280.56b
    40~5024 432388158.81
    注:表中,a:各区间不含下界;b:与40~50 km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χ2=12.644、32.097、42.138,均P=0.000)。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类型及前5位顺位

    Table 4.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among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出生缺陷类型例数发生率(/万)占比(%)顺位
     多指11419.3233.041
     先天性心脏病10217.2929.572
     G6PD缺乏症 7512.7121.743
     马蹄内翻足 31 5.25 8.994
     胎儿水肿综合症 23 3.90 6.675
     注:表中,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的围生儿出生缺陷及其顺位

    Table 5.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of perinatal infants among different year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年份(年)第1位第2位第3位第4位第5位
    2015多指G6PD缺乏症先天性心脏病腭裂马蹄内翻足
    2016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唇裂合并腭裂
    2017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胎儿水肿综合症
     注:表中,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下载: 导出CSV

    表 6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围生儿出生缺陷及其顺位

    Table 6.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within differ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调查区范围a (km)第1位第2位第3位第4位第5位
    0~20先天性心脏病多指先天性脑积水尿道下裂多趾
    20~30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外耳其他畸形(小耳、无耳除外)直肠肛门闭锁或狭窄(包括无肛)
    30~40先天性心脏病多指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先天性脑积水
    40~50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胎儿水肿综合症马蹄内翻足
     注:表中,a:各区间不含下界;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下载: 导出CSV
  • [1] 左伋. 医学遗传学[M]. 5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 195.
    Zuo J. Medical Genetics[M]. 5th ed. Beijing: 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2008: 195.
    [2] 郭孝涵. 环境因素与出生缺陷[J]. 国际妇产科学杂志, 2013, 40(6): 537−540.
    Guo XH. Environment Factors and Birth Defects[J]. J Int Obstet Gynecol, 2013, 40(6): 537−540.
    [3] 张继勉. 我国核电站运行对周围居民健康影响研究进展[J]. 环境与健康杂志, 2012, 29(10): 955−957.
    Zhang JM. Health effects of residents living around nuclear power station on in China: a review of reccent studies[J]. J Environ Health, 2012, 29(10): 955−957.
    [4] Wang SI, Lee LT, Zou ML, et al. Pregnancy outcome of women in the vicinity of nuclear power plants in Taiwan[J]. Radiat Environ Biophys, 2010, 49(1): 57−65. DOI: 10.1007/s00411−009−0246−8.
    [5] 韩均先. 我国核电站运行对周围居民健康的影响分析[J]. 产业与科技论坛, 2018, 17(6): 137−138. DOI: 10.3969/j.issn.1673−5641.2018.06.072.
    Han JX. Analysis of the health effects of nuclear power plant operation on the surrounding residents in China[J]. Ind Sci Tribune, 2018, 17(6): 137−138. DOI: 10.3969/j.issn.1673−5641.2018.06.072.
    [6] 杨宇华, 梁绵英, 邹剑明, 等. 大亚湾核电站运行初期周围人群健康状况调查分析(1993~1997年)[J]. 中国辐射卫生, 2005, 14(2): 89−91.
    Yang YH, Liang MY, Zou JM, et al. Investigation on the State of Health (1993- 1997) in Ambient Residents of Daya Bay Nuclear Power Plant in the Early Days[J]. Chin J Radiol Health, 2005, 14(2): 89−91.
    [7] 周献锋, 余宁乐. 江苏田湾核电站周围新生儿出生缺陷监测分析[J]. 中国职业医学, 2011, 38(3): 261−263.
    Zhou XF, Yu NL. Analysis on monitoring of birth defects in vicinity of Tianwan nuclear power plant in Jiangsu[J]. China Occup Med, 2011, 38(3): 261−263.
    [8] 周玲, 尹智华, 韩忠辉, 等. 红沿河核电站正常运行前毗邻地区围生期出生缺陷基线情况分析[J]. 中华放射医学与防护杂志, 2011, 31(2): 149−152. DOI: 10.3760/cma.j.issn.02549−5098.2011.02.008.
    Zhou L, Yin ZH, Han ZH, et al. Birth detects In perinatal infants in areas contiguous to Hongyanhe Nuclear Power Plant before its normal operation[J]. Chin J Radiol Med Prot, 2011, 31(2): 149−152.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WS/T 440-2014 核电站周围居民健康调查规范[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4.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S/T 440-2014 Specification for health survey of residents in the vicinity area of nuclear power plant[S]. Beijing: Standards Press of China, 2014.
    [10] 陈志东, 邓飞, 刘瑛, 等. 大亚湾核电站周围陆地环境放射性水平简介[J]. 辐射防护通讯, 2003, 23(1): 26−30.
    Chen ZD, Deng F, Liu Y, et al. Environment Radioactivity Level around Daya Bay NPP[J]. Radiat Prot Bull, 2003, 23(1): 26−30.
    [11]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标准司. HJ/T 61-2001 辐射环境监测技术规范[S]. 北京: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 2001.
    Division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Standards,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HJ/T 61-2001 Technical criteria for radiation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S]. Beijing: Division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Standards,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2001.
    [12] 罗灿, 徐昊立, 汤柳英, 等. 广东省出生缺陷检出情况的空间聚集性分析[J]. 中国妇幼健康研究, 2018, 29(3): 334−337. DOI: 10.3969/j.issn.1673−5293.2018.03.021.
    Luo C, Xu HL, Tang LY, et al. Spatial aggregation analysis of incidence of birth defect in Guangdong[J]. Chin J Woman Child Health Res, 2018, 29(3): 334−337. DOI: 10.3969/j.issn.1673−5293.2018.03.021.
    [13] 李国梁, 余国静, 赵徐苓, 等. 广东省围产儿的出生缺陷调查[J]. 新医学, 1992, 23(1): 12−13.
    Li GL, Yu GJ, Zhao XL, et al. The Investigation on birth defects among perinatal infants in Guangdong[J]. J New Med, 1992, 23(1): 12−13.
    [14] Xiang Y, Bian J, Wang Z, et al. Clinical study of 459 polydactyly cases in China, 2010 to 2014[J]. Congenit Anom (Kyoto), 2016, 56(5): 226−232. DOI: 10.1111/cga.12163.
    [15] 贾中伟, 龙江涛. 先天性多指畸形研究进展[J]. 中国医师杂志, 2013, 15(7): 1002−1004. DOI: 10.3760/cma.j.issn.1008−1372.2013.07.049.
    Jia ZW, Long JT. Progress in Congenital polydactyly[J]. J Chin Physician, 2013, 15(7): 1002−1004. DOI: 10.3760/cma.j.issn.1008−1372.2013.07.049.
    [16] 罗灿, 徐昊立, 陈婷婷, 等. 广东2006−2015年围产儿出生缺陷监测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 2017, 33(11): 1669−1672. DOI: 10.11847/zgggws2017−33−11−33.
    Luo C, Xu HL, Chen TT, et al. Birth defects among perinatal infants in Guangdong province, 2006−2015[J]. Chin J Public Health, 2017, 33(11): 1669−1672. DOI: 10.11847/zgggws2017−33−11−33.
  • [1] 何淑雅蒋雨薇王五洲贺俊彦郭忠忠贺特肖方竹马云 . 不同剂量137Cs γ射线照射对雌果蝇的辐射损伤和氧化效应.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8, 42(2): 143-147.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8.02.008
    [2] 李德冠王月英吴红英路璐王小春张恒樊飞跃孟爱民 . 大剂量γ射线照射对小鼠免疫系统损伤远期影响的研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2, 36(2): 109-11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2.02.013
    [3] 孙晓辉孔阳阳路倩颖徐畅王彦杜利清纪凯华何宁宁王芹刘强 . 肺癌细胞A549和H460对137Cs γ射线辐射敏感性差异的研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8, 42(4): 346-351.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8.04.011
    [4] 张良安张文艺焦玲丁艳秋 . 《β射线所致皮肤剂量估算规范》释疑.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2, 36(4): 238-241.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2.04.011
    [5] 张欣孙志娟赵永成 . 医用X射线工作者回顾性剂量估算进展.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6, 40(5): 379-38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6.05.009
    [6] 夏璐丘冠英夏寿萱 . 辐射诱发突变热点研究进展.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7, 21(1): 30-33.
    [7] 贺特马云王五洲贺俊彦蒋雨薇曹旭琴何淑雅 . 维生素 E对果蝇辐射氧化损伤机制的影响.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9, 43(3): 257-26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9.03.010
    [8] 李伟龙晚生张朝桐胡茂清梁启堂赖婵 . Radimetrics系统在CT辐射剂量评估上的初步应用.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7, 41(6): 401-406.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7.06.005
    [9] 王月英王小春吴红英李德冠张恒宋娜玲褚丽萍路璐杜丽清王彦孟爱民 . 17aα-D-高炔雌二醇-3-乙酯联合γ射线照射对不同品系小鼠的抑瘤作用.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2, 36(2): 97-100.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2.02.010
    [10] 程旭李殿富徐兆强王杰黄钢 . 冠心病影像学检查与辐射剂量.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9, 33(5): 307-311. doi: 10.3760/cnla.j.issn.1673-4114.2009.05.017
    [11] 贾晓刚刘强 . 心脏介入诊疗患者辐射剂量和早期外周血细胞变化观察.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9, 33(1): 52-5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09.01.052
    [12] 王忠周刘素兰王新怡李爱银刘超 . 影响数字乳腺X线摄影辐射剂量因素研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2, 36(2): 113-116.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2.02.014
    [13] 王骏 . CT辐射剂量所面临的挑战.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3, 27(4): 187-189.
    [14] 成钊汀谭建 . 分化型甲状腺癌术后患者131I治疗的辐射剂量与防护.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4, 38(2): 110-116.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4.02.010
    [15] 徐佳欢孙凯 . 第二代双源CT大螺距模式低辐射剂量血管成像进展.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6, 40(5): 389-39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6.04.011
    [16] 赵檬陈世容程祝忠肖定琼陆皓江骁王潇雄 . 铅屏风在PET增强CT中的具体应用及操作人员所受辐射剂量分析.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17, 41(1): 29-32.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14.2017.01.006
    [17] 万斌钟海洛吴大可李建王培祁国海黄仁炳郎锦义 . 大型肿瘤医院放疗中心环境辐射剂量调查研究.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9, 33(5): 304-307. doi: 10.3760/cnla.j.issn.1673-4114.2009.05.016
    [18] 肖锋 . 放射性介入操作中辐射剂量与防护措施.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4, 28(5): 222-225.
    [19] 侯金鹏邓大平朱建国苏协铭 . 介入放射学辐射剂量与放射防护状况.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1998, 22(1): 41-44.
    [20] 陆克义李险峰段炼张承刚刘建中曹润林李思进 . Graves'病患者131Ⅰ治疗后对其周围人群辐射当量剂量的评估. 国际放射医学核医学杂志, 2006, 30(6): 347-349,352.
  • 加载中
图(1)表(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4
  • HTML全文浏览量:  26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12-03
  • 刊出日期:  2019-07-01

某市毗邻核电站地区2015~2017年围生儿出生缺陷现状分析

    通讯作者: 程晋鹏, hzzfchengjp@sina.com
  • 惠州市职业病防治院放射卫生防护科 516008

摘要:  目的 调查并分析广东大亚湾核电站运行后周围50 km惠州辖区内环境γ辐射水平和围生儿出生缺陷的发生情况。 方法 以广东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为圆心,按半径范围分为0~20 km、20~30 km、30~40 km、40~50 km(各区间不含下界)等4个环形调查区。收集2015~2017年各调查区内环境γ辐射的累积剂量和围生儿出生缺陷资料,分析不同年份、不同距离的出生缺陷发生率及其顺位。采用方差分析比较不同距离内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之间的差异,采用χ2检验对不同年份、不同距离出生缺陷率的差异进行比较。 结果 2015~2017年环境γ辐射年累积剂量为(2.00±0.20) mSv,各调查区之间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收集到围生儿58 999名,有出生缺陷的患儿691例,出生缺陷总发生率为117.12/万。不同年份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2015年最低(74.86/万),2017年最高(139.92/万),各年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5.807,P=0.000)。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40~5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高(158.81/万),30~4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低(80.56/万),各调查区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3.622,P=0.000)。出生缺陷前5位的疾病依次为多指(114例)、先天性心脏病(102例)、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75例)、马蹄内翻足(31例)和胎儿水肿综合症(23例)。 结论 调查区域环境γ辐射水平较稳定,围生儿出生缺陷发生率在广东省内处于一般水平,出生缺陷发生率和顺位的变动属于自然变动。

English Abstract

  • 出生缺陷也称先天畸形,是患儿在出生时即在外形或体内所形成的(非分娩损伤引起)可识别的结构或功能缺陷[1],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出生缺陷与环境因素密切相关[2]。随着核电的快速发展,有关核电站的运行对围生儿出生缺陷影响的研究也日益增多[3-8]

    地处深圳的广东大亚湾核电站与惠州的陆地最短直线距离不超过10 km,核电站运行初期暂未观察到对周围居民的健康带来不利影响[3],但其运行至今已近30年,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内常住人口总数已增至245余万。为了解和掌握该区域围生儿出生缺陷的流行趋势和分布特点,科学合理地回应当地居民对现有核电站安全运行的疑虑,以及为现有运行核电站异常情况下和拟建核电站投料运行前进行科学评估提供基线资料,本研究开展了对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围生儿出生缺陷的调查,现报道如下。

    • 参照WS/T440-2014《核电站周围居民健康调查规范》[9]和相关文献[8, 10]及毗邻地区位置,以广东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为圆心,各居委(村委)按照至圆心的直线距离不同被划入半径范围分别为0~20 km、20~30 km、30~40 km、40~50 km(各区间不含下界)等4个环形调查区。

    • 2015年1月1日00∶00至2017年12月31日24∶00惠州助产机构内分娩的妊娠满28周至出生后7 d内的新生儿(包括活产、死胎、死产及7 d内死亡的新生儿),且产妇为调查区内居住时间为半年以上的常住人口。

    • 惠州助产机构根据《中国妇幼卫生监测工作手册》和《广东省妇幼卫生信息工作手册》(均为内部资料)的诊断标准及程序于2015~2017年上报的23类出生缺陷数据,内容包括出生人口的总数、缺陷儿情况等。

    • 根据HJ/T61-2001《辐射环境监测技术规范》[11],对调查区环境γ辐射水平进行年累积剂量监测。

    • 采用Excel和SPSS 16.0软件对数据进行整理与统计学分析。对于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符合正态分布的数据用均数±标准差($\bar x \pm s$)表示。出生缺陷的发生及顺位采用率或构成比表示。采用方差分析比较不同距离内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之间的差异,采用χ2检验对不同年份、不同距离出生缺陷率的差异进行比较,并通过校正检验水准α′=α/m进行两两比较。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环境γ辐射每年累积剂量的变化范围为1.59~2.48(2.00±0.20) mSv,离核电站不同距离的环境γ辐射水平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表1)。

      时间(年)调查区范围b(km)合计FP
      0~2020~3030~4040~50
      20151.81±0.121.96±0.112.10±0.141.98±0.192.00±0.172.3000.104
      20161.77±0.111.99±0.112.15±0.142.08±0.162.06±0.172.1900.107
      20171.78±0.181.93±0.182.04±0.251.89±0.211.93±0.221.1450.352
       注:表中,a:未扣除宇宙射线;b:各区间不含下界。

      表 1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环境γ辐射累积剂量a$\scriptstyle \bar x \pm s$, mSv)

      Table 1.  The accumulated dose of environmental gamma-radiation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2015~2017年惠州助产机构共监测到调查区内围生儿58 999名,有出生缺陷的患儿691例,出生缺陷的总发生率为117.12/万。

    • 表2可见,不同年份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2015年最低,2017年最高,各年之间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各年间两两比较结果表明,2015年与2016年间(χ2=21.425,P=0.000)、2015年与2017年间(χ2=35.546,P=0.000)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而2016年与2017年间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978,P=0.160)。

      时间
      (年)
      围生儿数(名)出生缺陷总数(例)出生缺陷发生率
      (/万)
      χ2P
      201515 89611974.8635.807<0.001
      201620 019249124.38a
      201723 084323 139.92a, b
      注:表中,a:与2015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21.425、35.546,均P=0.000);b:与2016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978,P=0.160)。

      表 2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围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Table 2.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among different year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表3可见,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发生率不同,40~5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高,30~40 km的出生缺陷率最低,各调查区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调查区间两两比较结果表明,0~20 km、20~30 km、30~40 km分别与40~50 km调查区之间进行比较,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0~20 km、20~30 km、30~40 km调查区相互间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调查区范围a(km)围生儿数(名)出生缺陷
      总数(例)
      出生缺陷发生率(/万)χ2P
      0~20 5154 4893.13b63.6220.000
      20~3015 51114392.19b
      30~4013 90211280.56b
      40~5024 432388158.81
      注:表中,a:各区间不含下界;b:与40~50 km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χ2=12.644、32.097、42.138,均P=0.000)。

      表 3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Table 3.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within differe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将0~20 km、20~30 km、30~40 km、40~50 km的4个调查区再细分成5~10 km、10~15 km、15~20 km、20~25 km、25~30 km、30~35 km、35~40 km、40~45 km、45~50 km等9个子区(各区间不含下界),2015~2017年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出生缺陷发生率的变化趋势见图1。总体趋势表现:不同距离出生缺陷率以2015年最低,2017年最高,其中出生缺陷发生率最低点为0.00%,发生在2015年、2016年大亚湾核电站5~10 km范围内;出生缺陷发生率最高点为1.96%,发生在2016年大亚湾核电站45~50 km范围内。

      图  1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和不同距离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Figure 1.  The birth defects rate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among different years and within differe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2015~2017年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出生缺陷类型的前5位依次为多指、先天性心脏病、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glucose-6-phosphate dehydrogenase,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和胎儿水肿综合症,合计例数占全部出生缺陷例数的45.63%,具体情况见表4

      出生缺陷类型例数发生率(/万)占比(%)顺位
       多指11419.3233.041
       先天性心脏病10217.2929.572
       G6PD缺乏症 7512.7121.743
       马蹄内翻足 31 5.25 8.994
       胎儿水肿综合症 23 3.90 6.675
       注:表中,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表 4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类型及前5位顺位

      Table 4.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among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范围内惠州辖区不同年份出生缺陷顺位情况见表5

      年份(年)第1位第2位第3位第4位第5位
      2015多指G6PD缺乏症先天性心脏病腭裂马蹄内翻足
      2016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唇裂合并腭裂
      2017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胎儿水肿综合症
       注:表中,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表 5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年份的围生儿出生缺陷及其顺位

      Table 5.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of perinatal infants among different years in Huizhou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2015~2017年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及其顺位情况见表6

      调查区范围a (km)第1位第2位第3位第4位第5位
      0~20先天性心脏病多指先天性脑积水尿道下裂多趾
      20~30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外耳其他畸形(小耳、无耳除外)直肠肛门闭锁或狭窄(包括无肛)
      30~40先天性心脏病多指G6PD缺乏症马蹄内翻足先天性脑积水
      40~50多指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胎儿水肿综合症马蹄内翻足
       注:表中,a:各区间不含下界;G6PD: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表 6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惠州辖区不同距离的各调查区的围生儿出生缺陷及其顺位

      Table 6.  Defect types and the top five birth defects of perinatal infants in Huizhou within differnt range around Guangdong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 本研究结果表明,2015~2017年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环境γ辐射水平各调查区间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各年间波动范围不大,相对稳定。这说明目前核电站的运行并未引起调查区域环境γ辐射水平的升高。

      本研究发现,2015~2017年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总发生率低于广东省2015~2016年出生儿缺陷监测的统计结果(143.60/万)[12],与1986年10月至1987年9月广东省出生缺陷监测协作组调查得到的惠阳地区围生儿出生缺陷监测的统计结果(135.60/万)相比略低[13]。这说明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围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处于一个相对稳定且偏低水平。本研究结果显示,2015年各调查区内出生缺陷发生率分别较2016年、2017年偏低,这可能与G6PD缺乏症逐渐被纳入上报范畴和2015年后惠州出生缺陷监测工作的逐步规范有关。本研究还发现,距离为40~50 km的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发生率高于其他调查区,其原因可能与该调查区医疗诊断水平和出生缺陷上报质量较高有关;其他3个调查区的出生缺陷发生率相互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这表明2015~2017年该区域出生缺陷发生率未出现随着与核电站距离的增加而下降的现象。

      近3年,多指一直是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居首位的出生缺陷类型。先天性多指畸形是遗传因素[14]和包括环境污染、接触放射线在内的因素[15]共同作用的结果。2015年广东省发病处于前5位的出生缺陷分别为先天性心脏病、G6PD缺乏症、多指(趾)、马蹄内翻足和并指(趾)[16],本研究的疾病顺位与全省大体相似,未见特异性疾病高发的现象。在不同距离出生缺陷顺位的表现上,出生缺陷例数较多的40~50 km区域出生缺陷顺位与近3年的总顺位基本一致;在0~20 km调查区内,前5位出生缺陷类型并不包括G6PD缺乏症,这可能是因为该调查区基本为单一的县(区),在G6PD缺乏症网报标准的理解上与其他县(区)有差异。

      以上分析表明,广东大亚湾核电站运行了近30年,其周围50 km惠州辖区环境γ辐射水平较稳定,围生儿出生缺陷发生率在广东省内处于一般水平,出生缺陷发生率和顺位的变动属于自然变动,对核电污染的过分担心和恐惧是不必要的。出生缺陷的致病因素非常多,许多出生缺陷的发生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放射线对胚胎的致畸作用有一个阈值量,当对胎儿直接照射量达到0.05~0.10 Gy以上时,才会对胎儿构成危害,低剂量的射线并不产生明显影响。因此,本研究将进一步健全大亚湾核电站周围50 km惠州辖区食品和饮用水放射性监测预警体系,为及时有效全面评估核电站周围惠州居民健康积累数据。

      志谢 本次调查得到惠州妇幼系统的支持与帮助,同时得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有关专家的技术指导,在此致以谢意!

      利益冲突 本研究由署名作者按以下贡献声明独立开展,不涉及任何利益冲突。

      作者贡献声明 程晋鹏负责研究命题的提出与设计、数据的分析、论文的撰写与修订;郑雪婷负责情况的调查、资料的收集、数据的分析、论文的撰写;刘然然负责数据的分析、论文的撰写与修订;江石丰负责研究命题的提出与设计、情况的调查、资料的收集、数据的分析、论文的撰写与修订;黄丽芳、余青青、李昱丞、张惠英负责情况的调查、资料的收集;欧频负责情况的调查、资料的收集、论文的撰写。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